美国页岩气行业革命来势迅猛情况调查

2019-06-17 14:11

  OFweek工控网讯: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二任期拉开帷幕之前,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出炉了由战略家伯罗斯主持撰写的《2030年全球趋势:可能的世界》,勾描了全球即将发生的重大变化,断言页岩气革命将推动美国实现能源独立。一旦实现能源独立,美国经济面貌将为之一新,全球地缘政治经济格局将为之一变。这是美国经济向来具有很强韧性和自我修复能力论断的新注脚。

  页岩气革命对地缘政治经济的影响

  因使用甲酸等化学品而备受争议的页岩气革命来势迅猛,美国还在全面评估如何有效有力地利用这一突如其来的资源,如何利用这一海量资源撬动美国传统优势。

  第一,美国具备了塑造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更有力手段。鉴于天然气的稀缺性和极端重要性,且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即,1938年美国法律规定出口天然气违反国家利益。据此,美国公司长久以来没有出口天然气的自由,除非获得美国能源部矿物能源局的批准。在页岩气革命逆转了美国天然气供需形势以后,美国能源部已向同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16个国家发放了液化天然气的出口许可,仅萨宾帕斯液化天然气一个项目获得向非自由贸易协定国家的出口许可。这为美国提供了在全球范围加快重构区域经济合作网络的有效筹码。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和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联合向美国政府提议修正阻碍向日本出口液化天然气的现行法律,建议把以正常价格向陷入危机的日本稳定供应天然气作为美日安保关系的一部分。随着2015年巴拿马运河的拓宽,这样的建议具有了很强的可操作性。

  第二,海湾和中东地区地缘形势更趋复杂。由于美国油气产量日益增长以及沙特阿拉伯石油产出增加弥补了伊朗石油供应的减少,针对伊朗石油的制裁远比人们预想的成功。从长远看,如果美国逐步淡化在中东的影响力,将为其他发达经济体(尤其是同中东地区渊源深厚的欧洲国家)、地区大国、新兴经济大国相互角力腾出广阔空间,中东地区的地缘形势更趋复杂。如果美国把在中东的巨大战略力量即使转移一部分出来,又会投放到哪里去呢?

  第三,俄罗斯的实力和影响力将被打折扣。俄罗斯一直依赖能源出口支持其脆弱的经济,并将其作为对欧洲和亚洲能源消费国的一种影响力。俄罗斯天然气生产成本长期居高不下,今后其通过能源出口攫取超额利润将更加困难,因为美国的出口可能会降低欧洲能源价格,澳大利亚的供应将降低亚洲能源价格,这给俄罗斯总统普京打造富庶安宁俄罗斯的目标构成极大挑战。实际上,前不久还向美国市场大量出口液化天然气的卡塔尔已被迫转战欧洲。由于突然出现的充足货源,欧洲的天然气价格大幅下滑,现货交易价为每千立方英尺320美元,而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对德国的供应价格是每千立方英尺450美元。普京最近的表态首次显示出了有些紧张的迹象:我们有责任考虑这种趋势,以清楚了解局势不仅在未来2~3年,而是在未来整整10年内将如何发展。

  页岩气革命对美国能源形势的影响

  能源独立最早是1973年尼克松总统在石油危机时提出的一个概念。

  40年来,每届美国政府都秉承这个信念,渴望减少中东局势动荡和高油价带来的冲击,但能源独立看上去始终像个堂吉诃德式的口号。

  奥巴马开始他的第一个总统任期时,人们还普遍预计美国石油产量将会下跌,需要增加对石油的进口。

  然而,得益于页岩气革命,美国油气产量大幅提升,能源独立前景变得空前乐观。

  其实,页岩气不是什么新东西。早在19世纪美国已打过商用页岩气矿井,大量的页岩气和页岩油深埋地下在30年前成为常识,但因为开采难度大、成本高,业界普遍认为没有多大经济利用价值。但是,乔治米歇尔等在美国的一批所谓独立石油人却长期痴狂于此,1998年开始尝试将水、沙子和化学品的混合物用高压注入地下把天然气压迫到地表。2008年因国际金融危机终于受到风险投资青睐,成功催生了页岩气革命,美国能源供应市场迅速发生逆转。

  奥巴马为之欢呼,称美国为天然气的沙特阿拉伯。他在国情咨文中表示:我们拥有满足将近100年需要的天然气资源,有必要采取一切可能措施安全地开发这种能源。据美国剑桥能源集团数据,页岩气占美国天然气的总产量已从2000年的2%升至2012年的37%。仅经过4年时间,美国即超越了俄罗斯,从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成为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据预测,美国最迟将于2021年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

  石油勘探商很快把水力压裂和水平钻井这两项发展中技术结合起来,应用到了以往产量很低的岩层上,结果致密油(因岩层的密度很大而得名)的产量猛增。自2008年以来,美国石油产量增加了25%。美国石油进口从2005年占石油总消费量的60%下降到2012年的42%,净进口量从1300多万桶/天降至800万桶/天。而且,美国60年来首次成为炼油产品出口国。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20年美国石油产量将再上升30%,增至日产油1110万桶,届时美国将取代沙特阿拉伯成为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到2030年甚至会成为石油净出口国。

  页岩气革命对美国经济的影响

  页岩气革命赋予了美国惊人的竞争优势,为美国再工业化注入了百年一遇的强大动力。目前,美国天然气价格仅为欧洲的1/3、亚洲的1/4,发电成本大幅降低。花旗集团的专家认为,页岩气的开采将重构供应链,到2020年再工业化将为美国增加高达3%的国内生产总值。

  第一,最直接的影响体现在就业上。页岩气和致密油的开采需要建设很长的供应链,在全美带动了大量支出,迄今已经创造了超过170万个工作机会。据剑桥能源集团预计,到2020年,这场能源革命将再为美国创造300万个工作机会,而且大多拥有高于美国平均工资的收入水平。

  第二,增加政府预算收入和消费者购买能力。剑桥能源集团的分析表明,到2020年,仅美国联邦政府来自非传统油气行业的税收和专利使用费收入将超过1100亿美元。天然气价格下降,减少了消费者的能源支出,2012年美国人均节省能源开支1000美元。

  第三,带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下一个加入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是北达科他州。这是美国正在流行的一个笑话。北达科他州位于美国北部,农业区面积广阔,传统上以种植小麦和豆类作物为主。如今,水力压裂技术把投资者吸引到了北达科他州、宾夕法尼亚州和爱荷华州这些经济长期停滞不前的地方。2012年7月,北达科他州原油产量已达67万桶/天,比上年同期提高了60%,位居全美第二位,而欧佩克成员厄瓜多尔仅产油49万桶/天,卡塔尔也只有74万桶/天。目前北达科他州是美国失业率较低的州之一。

  第四,推动工业复兴。受页岩气革命影响,目前美国工业领域从化学制品到化肥、钢铁、塑料、玻璃的原料价格都在下降,新一轮工业复兴正在梯次展开。

  第一梯次是能源行业首先从这场革命中受益。

此前,许多美国天然气公司还在规划修建将液态天然气汽化的进口终端,但现在,至少750亿美元正在投向将天然气液化并装船的出口设施。美国天然气生产商埃克森美孚公司与卡塔尔石油公司共同斥资100亿美元,将一个天然气进口终端改建成出口设施。为适应水压破碎需要输出更大功率的要求,过去5年美国油田服务供应商投入高达100亿美元的资金更新了采掘机器设备。霍尼韦尔公司宣布斥资5.25亿美元收购在天然气加工处理上具有专长的拉塞尔公司,以便为市场提供去除页岩气及传统天然气中杂质的服务。美国石油开发与服务行业从中获得了超额利润,一些能源公司和石油服务提供商已赚得盆满钵满。

  第二梯次是基础化学工业春风劲吹。

  美国化学理事会首席经济学家凯文斯威夫特说,国际化学制品业正在经历75年来最深刻的巨变。作为行业组织,美国化学理事会仅为裂解乙烷增加生产乙烯(聚乙烯类塑料的基础材料)的产能,即推荐了17个不同的项目,有些项目正在加紧规划,有些项目则已开工建设。来自美国的强劲竞争引起了欧洲化学品公司的高度警惕,后者开始考虑在美国投资。德国拜耳公司宣布与美国AI-THERCHEMICALS公司签署协议,在西弗吉尼亚建设乙烷裂解装置。专为化学品行业提供服务的投资银行韦伦氏集团认为,美国目前的成本优势已远胜于欧洲、拉美和中国,今后几年我们还将持续目睹类似的投资活动,大量投资涌向美国,大批欧洲公司将谋求转向下游发展。

  第三梯次是以钢铁为代表的能源密集型工业快速复兴。

美国钢铁公司董事长祖尔马称页岩能源堪比200年前的煤炭。作为能源消耗大户,美国钢铁公司2011年用掉了100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价格上几美元的差别,即能帮助节省大量成本,其燃料开支明显减少。据奥地利商业杂志《趋势》报道,奥地利钢铁联合集团计划在美国建立大规模的生产能力,其中10亿美元将投在美国南部建造一座把铁矿石加工成精铁砂的生产厂,为设在奥地利林茨和多纳维茨的工厂生产初级材料。奥钢联是首批因为页岩气繁荣而在美国扩大生产的欧洲能源消费大户。

  第四梯次是处于产业链更下游的产业渐次回归。

继基础产业之后,页岩气革命的影响还将进一步传递到美国的汽车工业、造船工业、飞机制造工业,工具制造、工业机床、工程机械等行业中去。甚至像塑料玩具这种附加值相对低的产业也在酝酿回归美国。波士顿咨询集团高级合伙人西尔金说:突然之间,有关生产地点的方程式变化了。比如玩具,同我们接触的一些公司正在考虑:是否可以把一部分在中国的玩具生产活动搬回美国?塑料玩具的能源成本比较高,劳动力成本则相对低,很多已经可以通过自动注射成型设备进行生产。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