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2019-10-29 14:25

人在旅途中的累,往往困惑于情感,即使有时想轻放,但又担心失去那份纯真的初心,愧对那份人间的真情。于是仰望着星空,借着身边那一壶烈酒,感悟人性的防层,让前世遥寄的约定,填满的情怀,来足慰风尘。

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符合想象,有些时候,山是水的故事,云是风的故事;星不是夜的故事,情不是爱的故事。

其实人与人相见相约是一种极致的默契。5年前,因工作的需要,我和海南省爱心文化传播中心的伙伴们在一起。在那里,有朝气的青春气息,那一群90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血气方刚,活泼可爱,对工作倾于高度的热情,整个单位流淌着,如果可以,我们一起留在传播中心。当时的意境袭罩着我有说不尽的高兴,大有身临百年相伴相随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我索性把情怀寄存在那里。

随着年轮的转动,岁月的俱增,在这5年间,我似落在红尘三千丈的山水间,被那份久放的情怀困惑得心累呛不过气来,我慢慢的发现和懂得,许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许多梦做着,做着就断了;许多泪流着,流着就干了。人生,原本就是风尘中的沧海桑田,只是,回眸处,世态炎凉演绎成了苦辣酸甜,说好了事,未必是现实!

5年来,传播中心从一张小报纸和一本小杂志起家,到新媒体《大爱电波》和《一刻电台》的视感,再到《微电影》和歌曲的创作,又再到独具一格的《手机报》和网站的创建,以及承办的党政机关、企业、医院学校等单位宣传的业务,处处彰显着实力和生机。

也许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些实力和生机,并不一定能足慰一些90后年轻人浮噪的心,在他们看来,一当等待的日子看不到终点,就觉得快乐已是一种背叛了。这是我们隔年份的人一辈子看不透,摸不着,读不懂的事情,但我却总是徘徊和守候在那份相伴相随的情怀中而自伤。

生活中,无论是那一种的告别都是刺心之痛的。 5年来,从传播中心第一支笔聂臻臻的离职,到核心优秀员工杨正、陈元、席敏、苏军宏、蒋小芳、周泓林、陈思泰、澎晓芳、王楠、戴丹丹、王小芳、陈琳、马卉、吴晓倩、陈影、郑茜圆和黄良巍等伙伴的离职,都牵动着我千根的神经,让我有百般的不舍和无奈。不可言喻,曾经在或现在传播中心工作的伙伴们都会眼含泪水,依依不舍,因为这里承载着他们太多太多的情感,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了。

也许有个别小伙伴这么感慨,在传播中心那段岁月里,这个名字一直成为生活的源泉和寄托,伴随着去战胜了无数的困难,去追逐心中的想梦,去深埋彼此植种的温情。

传播中心的岁月,往事如烟,最美的年华伙伴们相遇,时光深处掩映着多少纯纯的过往。传播中心那些年,伙伴们唱过那些歌,跳过那些舞,走过那些路都随着时光而流逝了,曾经深爱过的人和事,如今早已不在灯火阑珊处,那些年为那份情痴情,为那份爱狂疯,为那心中憧憬相守一生的承诺,如今也许都已成为云烟过往和怀念。

曾经任传播中心副主任、亚洲微电影特邀导演马卉说,时间是治愈伤痛最好的良药,它能让人学会遗忘,也能让人学会放下。感谢传播中心把最好的年华给了伙伴们,每每想起,眼里满是泪水,纵然有万般不舍,也回不到最初了。

曾经任传播中心《感恩》杂志总编的彭晓芳说,其实有的时候,我们离开一个单位,并不是说这个单位有多好,而是放不下和这个单位一起伴随自已成长走过的那些时光。

对于根植在传播中心那份情感,我曾经偿试过,要把它轻轻的放下,不必问彼此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遇见就好,如路不同,就让我们擦肩而过,又慢慢的走远。但总是做不到,人非草木啊,小伙伴们那勤奋付出和那忠厚良好的品质,让我终生难忘。小伙伴们那艰辛汗水和如履薄冰心血的付出,使我惦念一辈子。风雨兼程的采访路上,有他们的足迹,披星载月的夜晚里,有他们加班加点的故事。这些点滴的悠悠情,道不尽,诉不完,有无比的牵念和放不下。小伙伴们的离走,成为我心灵深处的击力,伤感泪落,在日后这个伤口何时能抚平和重修,其实有那份情怀存放在那里,总担心和恐惧有新的伤害。

曾任传播中心《今日海南残联》报总编蒋小芳说,传播中心虽成立才有5年的时光,但故事很长,时间沉淀了芳华,承载着太多太多的情感,有伙伴们成长足迹,有伙伴们青春的欢笑,无论走到哪,传播中心都是伙伴们的家。

时光越老,人心越淡。或许,这是一种千帆过后对生活的感悟,是一种淡泊的心境吧!毕竟我们经历着,便懂得着,感念着,便幸福着。时光,无比柔软,见证着我们所有经历的过往,岁月,沧桑依旧,沉淀着生命中的那些悲欢离合,时光深处,岁月静好。

夜深人静最易触景伤情,忆起传播中心的小伙伴们,心在流泪,感慨万千,风如果有思念,请穿越山海阻隔代我把他们脊恋。雨如果有牵念,请替我丝丝落入他们心田。

分享到:
收藏